首页

穿越之咸鱼求翻身第134章,先兵后礼

金麟眼角微挑,指尖轻点,一下一下地拍着桌案,“说来听听。”

临风秉着一口气,坚决道:“放过班景”

回想起上一次自己失控差点杀害于班景,就让临风心里一直心有余悸。

回想起当初在永安城里,初次与班景的相遇,也是在对方遇到有人刺害的情况下。

这种时时刻刻有人惦记命的危险,如此他身在敌营,他想试试。

金麟嘴角噙了一丝冷笑,看似孱弱的手指却分外有力,指节收拢,未见声响,下一刻,那陶瓷酒杯化作齑粉,他松开手,齑粉如烟灰滑落散开。

他状似无意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“我若是不同意呢?”

临风并不意外他会拒绝,他目光沉然地看向对方,“那要怎么做,你才能同意?”

金麟起身提了件披风挂戴在身上,黑与白之间,他更像是来索命的夜魅,嘴角泛着邪魅的笑意。

他一步步走向临风,不紧不慢,神态悠然自在,临风还是抵不过本能,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,只见那人走的越来越近,临风也退无可退,背靠在门上。

金麟单手靠在门上,黑色的披风像是羽翼将临风一并包裹,他以身高的优势,居高临下睥睨着临风,目光随意地在对方身上打量着。

临风被对方的气势压着不敢多动弹,活动空间狭小的两人只有两指之差,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喷薄在脸上,临风形容不出来那是什么样的味道,莫名地很好闻,令人忍不住多嗅几口,不敢碍于散发香味的人正在眼前,临风面上保持面无表情。

他还是不太习惯被人以这种压迫的姿势,可惜退也没法退,临风的额头渗出薄薄的汗液,逐渐形成汗滴,从额角滑落。

还未待汗珠落地,临风感到脸上一凉,不知何时,那人手指色泽不像健康的白,有些病态,却有种羸弱的美感,指尖勾起,将汗滴划开,那人轻笑,“怎么,怕我怕到这个地步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4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